无水印logo副本

最小的善行抵过最大的善念

你我皆平凡,但依然相信

这个世界,会因为我的努力

而有一点点的,改变

我们是大山小爱

我们,一直都在


假期支教项目序——

  

  落后的农村教育是我们一直最为关注的,大山小爱自成立之初,就持续努力在教学方面趋于规范与专业,力争给予山区孩子更有效的教育支持,从而真正帮助到他们达到相对的教育公平。支教项目一直是我们最重视、花最多精力但是也是最难的一个项目,但幸好,虽然缓慢,但我们逐渐可以积累起一些有益的东西,并且正在逐渐成熟。

    目前大山小爱的支教项目由长期支教与假期支教两个部分组成,长期支教是在正常教学学期的为期一个学期的志愿支教,补足当地小学的主课师资缺乏,偏重孩子的基础教育;假期支教是暑假中的为期三周与寒假中的为期两周的志愿支教,补足当地小学的副课师资缺乏,偏重孩子的兴趣与拓展教育。

项目介绍——



      2012年7月开始启动,首批招募28名志愿者于7月分赴贵州省兴义市马岭镇打帮小学、尖山小学及威舍镇阿依小学进行为期三周的支教服务,开设英语、语文、美术、音乐和体育五类课程,共覆盖9个班级近300个孩子;同时援建藏书量分别为627和929册的图书室两间、捐赠净水器6台,并于支教结束后带领14个孩子走出大山前往贵阳进行三天的城市体验夏令营。

     2013年1月第二批9名志愿者再赴贵州省兴义市威舍镇阿依小学,进行为期两周的支教服务,除常规英语、语文、美术、音乐、体育外,新增年俗课程,结合过年给孩子们讲解各地年俗及当地年俗,共覆盖4个班级近150个孩子;继续捐书319册,并于支教结束后带领9个孩子走出大山前往贵阳进行两天的城市体验冬令营。

     2013年7月,第三批48名志愿者分赴贵州省兴义市威舍镇阿依小学和下德赫小学,进行为期三周的支教服务,新增百科专题课程(含青春期、卫生、历史、记忆法),新开二年级与初一班级,共覆盖10个班级320多个孩子;同时为图书室新募捐书籍773册,同时引入信息化的图书管理系统,提高管理效率;并于支教结束后继续开展走出大山夏令营,让新的21个孩子可以见识一下城市。

     2014年1月第四批32名志愿者分赴贵州省兴义市威舍镇阿依小学和下德赫小学,进行为期两周的支教服务,常规教授英语、语文、美术、音乐、体育外,新增各学科的兴趣班课程,共覆盖9个班级250多个孩子,同时为两所村小的图书室募捐书籍1529册,并且在支教结束后继续开展走出大山冬令营活动,并引入任务机制,让孩子寓学于乐。

   2014年7月第五批36名志愿分赴贵州省兴义市威舍镇阿依小学和下德赫小学,进行为期三周的支教服务,常规进行教授英语、语文、美术、音乐、体育外,新增国画、五子棋象棋等兴趣课程,共覆盖10个班级300多个孩子。在下德赫小学对211户学生家庭进行了全面家访,确定了新一期的助学名单。并且在支教结束后继续开展走出大山夏令营活动。

   2015年7月,第六批67名志愿者分赴贵州省黔西南州威舍镇少年宫含全镇5所小学、册亨县巧马镇者告小学,进行为期约1个月的支教服务,开设了儿童诗创作、服装设计、儿童国画、计算机、理财、摄影、手工、武术、舞蹈、音乐、植物、职业体验等兴趣课程,以及语文数学英语三门基础课程。共覆盖20个班级400余名学生。


项目状态——


2018年暑期支教预计3~4月开始招募,可关注大山小爱(ID:dashanxiaoai)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信息哦~



项目评价——


1.当地评价


我觉得这次“短支”不仅给我们农村孩子提供学习环境,还给他们带来许多快乐,对老师们离去的不舍和思念,家访不单了解到孩子们的学习生活情况,而且了解了农村父母对孩子的期望。扶贫助学过程中,不仅关注贫困生,对家庭贫困家庭,孤寡老人也给予帮助。这次短支我们都收获许多。愿大山小爱家人们继续深入农村,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。我替孩子们谢谢大山小爱!”

——王春玲,现就读于贵州民族大学。威舍镇下德赫村王家寨人,下德赫小学毕业。



2.志愿者评价


“一次短期支教,确实不能彻底改变孩子们和当地落后的教育,但是坚持不懈的多次短期支教就有可能做到。在阿依小学,多次的寒暑假短期支教后,当地的孩子英语学习进度终于赶上了城里的孩子,他们不再输在起跑线上。在下德赫小学有很多的留守儿童,短期支教志愿者给孩子们带去的关注、关心,可能意义更加重大。”

——2013夏季志愿者汪琪,现为西南财经大学大二学生



“很多人都在批判形式主义的伪支教,也有很多人认为只有长期支教才能起到实打实的作用。对于短期支教,我自己是经过一年了解和思考,也征求过家人意见才决定报名,实际经历后,我的看法是,短期支教是有意义的。一个上初一的男生在聊天的时候认真地告诉我:“老师,你们来了真好,以前放假的时候不知道干什么,爸妈到外面打工我不用干农活,没人玩的时候,不是看电视,就是到隔壁镇上表哥家玩电脑。”在阿依,百分之八十的孩子都是留守儿童,他们需要的,或许就是迷茫徘徊时一次认认真真的对话,成长岁月里一段实实在在的陪伴,窥看陌生世界时一扇开启有度的门窗……做不了润物细无声的涓涓细流,零星萤火也可以照亮一小片天空。

——2013夏季志愿者薛惠尹,现为浙江财经大学大四学生




自由容器
乡村少年宫夏令营报道